七月初七,俗称七夕,在民间传说里,这一天是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近代因为商业行为影响,牛郎织女的恋爱故事被放大,也因此得到「情人节」美誉,增添浪漫气氛,在诡谲的鬼月里独树一格。

每年七夕正值暑假,恰恰是菊岛观光旺季中的旺季,来到澎湖旅游的情侣们必定要到双心石沪或许多观光景点合照,留下爱的见证。但游客们可能不知道,七夕这天夕阳西下、华灯初上时,正是澎湖人仰天祭拜七娘妈的关键时刻。

从女红神到护儿神:七娘妈

七夕民俗是源自古老农业社会的重要文化,虽然牛郎织女故事最负盛名,但牛郎织女原本也是天文星辰的自然神话与农业神信仰,经人们的想像后,才开始幻化为民间故事。据王孝廉和洪淑苓的研究,牛郎织女故事于两汉时期开始人形化,结合了董永孝子传说与其他民间故事,出现银河两岸相隔、含情脉脉的节情元素;魏晋南北朝开始,有了一年一度银河相会的情节,也深深的影响了民间故事的流传。

牛女故事中的织女与七仙女被视为护幼的女神,闽南地区的七夕风俗则脱离牛郎织女神话传统,转为「七娘妈」信仰,由移民携入台湾后,渐进发展出地方特色,成为各地有别的护幼育儿神。

七娘妈又有七星娘娘、七星孃、七姑星、天仙娘娘、七仙姐、七仙姑、七仙娘、七娘姑、七星夫人、七星娘仔妈等多种称呼。至于七娘妈的确切身份,则有北斗七星、北斗七星配偶神、织女、七仙女等多种说法,而以「织女」说法最多,并进一步与成年礼结合。台湾最着名者为台南开隆宫的新生儿拜契与「做十六岁」,但其实台湾祭祀七星娘妈的习俗各地略有不同,非常多元。

简约的仪式流程:拜七娘妈

台湾民众祭拜七娘妈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庙宇祭祀,如台南开隆宫、云林七星宫、嘉义福济宫等这些主祀七娘妈的庙宇;一是民家祭祀,七夕黄昏在自家门口摆香案供拜七娘妈。澎湖从明代开始就是移民的中继站,民俗生活与信仰自然承袭中国原乡,因发展上的限制,地方风俗的变迁上较为缓慢,在七夕民俗上,渐渐与台湾有所区别。

澎湖的七夕祭拜属于民家祭祀,时间约从下午三点以后至入夜星出,前后莫约不超过两小时,供品简单朴素。澎湖人的七夕拜拜,像是家户日常生活,虽不隐密,亦不张扬,悄悄进行,默默结束,这或许可以解释何以清代和日治时期几乎没有澎湖七夕节俗的记录。

祭拜时,家家户户置供桌或板凳于门口或中庭,少数在阳台,準备的供品主要有:七夕粿(或称糖渣糕仔、糖粿仔、贴粿仔)、花朵、胭脂(或女性化妆、保养用品)、白粉(缘粉)、五色纸(或七色纸)、五色线(或红纱线)、洗面水(含一条新毛巾)、香、金纸等,有的会另外放剪刀、尺、针线等缝纫用品。七夕粿、油饭、麵线和花朵的数量一般以七为数;另澎湖不产竹,没有像台湾那样使用纸糊七娘妈亭,也没有七娘妈神玛(按:印有七娘妈的纸)。

供品虽无严格规範,存在极大的自由性,可以用油饭、甜白饭、鸡酒或甜麵线、酒蛋麵线,白沙地区多用简单的菜汤饭、炒麵、炒米粉代替七夕粿,许多长辈表示早期澎湖的油饭为白米饭淋上花生油或炒料,和今日所谓糯米製的油饭不同。

较为特殊的是马公鸡母坞(五德里),当地居民也有人使用七颗开口朝天的珠螺或畚箕螺作为重要的七夕祭祀品。螺类是澎湖潮间带常见的生物,颇似黄叔璥《台海使槎录》所载「食螺蛳以为明目」之俗。

如不想用七夕粿者,也有不少圆形食品可以代替,如麻糬、凤梨酥、旺旺雪饼、光饼、蛋糕等,端视家人的口味,基本上以圆形为主。有民间传说认为,这是要用来装织女的眼泪。

光饼一般用在小孩满四月收涎,有的民家在七夕这一天用光饼或七夕粿再收涎一次,或是叫孩子坐在户碇上以七夕粿断奶,具有通过仪式(按:rite of passage,人类学专有名词,指从一个状态或是身份转换到另一个阶段的仪式)的作用。比如,铁线尾王宅的阿嬷,就让孙子脚跨在户碇两旁,用七夕粿擦嘴帮助收涎,还让孙子咬一小口七夕粿吐在地上,口唸:「丢一口粿,死后入土,乎六畜吞入肚,保我儿孙无事故。」

吐在地上的粿是要献给土地和六畜兽灵,意为死后入土,请六畜兽灵吃食这一口粿,不要咬我的儿孙,使儿孙平安无事。七夕粿不只是七娘妈生的供品,还能献祭与贿赂兽灵,护生度死,用途颇为多元。

织女的眼泪:澎湖七夕充满母性之美的妇幼节习俗

祭拜完后焚金纸,将白粉、胭脂置于屋顶或墙角,象徵留给织女打扮使用,五色纸是要给织女换新衣,白粉和五色纸现在有包装好的现成品,市场购买相当方便。花朵方面,一般用胭脂花和凤仙花、菜豆花,或是家附近随手可得的漂亮花朵亦可,要不要洒在洗面水上则随性;另剪刀、尺、镜、针线者,多认为是给织女裁製新衣漂亮赴约,而非乞巧用。

澎湖囡仔.七娘妈契子

因祭拜对象为七娘妈,若家中有幼童者,供品里会準备五色线或红纱线以絭绾用,通常婴幼儿使用五色线,学龄儿童使用红纱线。祭拜完后,由女性长辈为孩童戴上,有时还加挂古铜钱,至来年再换新线,多戴到小学毕业,也有直到戴到16岁成年礼办理入祖、进补和拜契还愿等仪式止。每个絭绾的孩子都成为七娘妈的契子,这是许多澎湖孩子的童年记忆。

织女的眼泪:澎湖七夕充满母性之美的妇幼节习俗

铁线尾王宅的阿嬷一边给孙子载红线,一边口唸:「絭绾过后,红嘎乎你呷嘎老老老。」意为载了红线,让你红到老,「后」和「老」的闽南语发音押幺韵,有谐韵之美。絭绾的红线不只保佑健康平安,也有长寿的意涵,是很顺口的吉祥话。

浮花洗面最美丽

祭拜最后,一般会将花朵放入洗面水中,由女性长辈以毛巾用拜过的洗面水为孩童洗脸、擦手,其他家人也要照做。相传用拜过七娘妈的水洗脸,会像织女一样漂亮,又可保平安,此举实保存了古代浮花洗面遗俗。嵵里陈宅的阿嬷一边给孙子擦脸,一边唸:「七娘妈水(美),洗洗乎水(美)」,即为此意。

充满母性美的澎湖妇幼节

七夕原本就是具有强烈女性特质的节日,乞巧具有女性美,絭绾则具有母性美,两者不同。前者可指未婚女性,而「母性」则泛指女性由「孕」而「产」而「育」的过程中,种种爱护子女的生命性质与情怀。

从当代澎湖七夕节俗内容来看,育儿的意味已盖过乞巧,现今澎湖人拜七娘妈,虽也用针线、尺、剪刀,却没有「穿针」的动作,更没有乞巧会、女儿节。多数人对于献供缝絍用品,多认为是给织女裁製新衣,以便漂亮赴约,似乎更增添同情、怜悯的心情。

澎湖七夕由女性长辈主持祭拜仪式,带着家中的幼儿向七娘妈祈求,为孩子絭绾。而所谓的女性长辈,不是妈妈,就是祖母,这些角色都是已婚而有子的「母亲」,较之乞巧所展现的女性美,澎湖七夕节俗可说是母性精神的更加彰显,充满了母性之美,这才是澎湖传统的「妇幼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