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的幸福,就无须想尽理由自我说服

文/ P’s

总有种人,一旦碰触到爱情,就会为所有不想面对的状况,填上合理的答案,说服自己这就是原委。

暗恋的时候,对方整天没有回覆,你说他肯定在忙;恋爱的时候对方整天没有回覆,你也说他肯定在忙,等到了失恋的时候,才发现他从来就没有这幺忙,只是你的对话框是可以被其他讯息挤下的存在。

或许算是惯性逃避之类的,其实这样过着没有什幺不好,至少当你说服自己的当下,有个惊慌失措的自己能在心里安分。

但朋友总说你这样的个性要改,活像是个滥好人,总是为那些不利于你的状态,找出极为合理,却又违背常理的藉口。 他们心疼你,你说没关係,但每个人都晓得这一句没关係,参杂多少的委屈。

谈过恋爱的人都晓得,当对方连辩解都还没开始的时候,你却率先为他找好理由,那就证明你的爱早已大过了对方。因为真的爱他,所以先过滤掉他可能的错误,宁可不要听他解释得漏洞百出,倒不如让你先为他残缺的证词填补。这样做的好处,可以显得你多幺懂事体贴,多幺不计较而大度,甚至他可能会因此更加歉疚,下不为例。如果剧情真有这幺顺利,那一切都好说,只是往往换来的都是事与愿违。

这何尝不是一种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只是当别人发觉你的勉强,你坚决说没,有人给你劝慰,你说这都是误会,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道理,全都被你摧毁。

其实从心理学的角度,这何尝不是一种斯德哥尔摩症候群。但要承认自己依赖的温柔,是扼杀幸福的罪魁祸首,终究还是难以接受。所以你宁可醉生梦死的活着,也不愿承认自己做错了选择,然后为了消弭这样的过错,只能用一个又一个的谎说服自己。

但你这样真的开心吗?不是那种挂在嘴上的无所谓,而是打从心底的满足于现在的生活。如果你对于这个问题有一丝的犹豫,那请将这犹豫抽丝剥茧,看看是不是包裹着多少的退让、逃避和委曲求全。

有一种人,总是要想尽办法去证明这场恋爱有多幸福,但谁都看得出来,那不过就是一件国王的新衣。因为当你真正拥有了,快乐就是不言而喻,没有人会有半句的多嘴,只有欣羡。

所以,还是要回到你自我身上,你可以强词夺理,可以为他辩解,可以陈述他过去对你多好,但这些对任何人来说,都无关痛痒,因为这是你的爱情,冷暖自知。 也只有当你真正意识到,所谓幸福的轮廓,都必须由你自己描绘,你才会懂得,原来真正的爱情,无须用言语翻译任何的枝微末节 ,而是在相处的每个过程,自然而然就会成为呼吸和心跳,每一刻相由心生。

 P’s 全新作品《撕几页青春,爱上一个灵魂》悦知文化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