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Connie 摄影/Kennedy

上帝从来不让非洲缺乏阳光,与Watoto事工相遇的人都会发现,阳光不仅在受帮助的孩子们身上留下印记,也在他们心裏播下阳光的种子。

Watoto关怀儿童事工创办人Gary Skinner和Marilyn Skinner牧者夫妇,为非洲未来领袖铸梦,不仅拯救生命,而且致力于培育、重建生命。日光之下仍有苦难,但日光之上,却有永恒不变的希望。

白人面孔 黑人的心
Gary的祖父母于1936年来到非洲宣教,Gary在非洲出生、成长,虽然有白人的面孔,内裏却是「黑人的心」。

Gary一直都知道,他的一生同样要在非洲服事。他的妻子Marilyn回忆说:「在向我求婚之前,他问我是否愿意在非洲宣教?」七、八○年代的非洲笼罩在战乱、贫穷的阴影中,对于一直在加拿大生活的Marilyn来说,刚到非洲的日子充满了恐惧,「我不记得被偷、被抢多少次?家裏进了多少次贼?也曾经有人拿枪对着我们。」

在一次来香港的分享会中,Marilyn讲述了刚到非洲的经历。「刚到非洲三个月时,有一次Gary出门,只有我和三个年幼的孩子在家。有一帮人想要闯进我们的家,我们的房门只是木门,可是他们试了三个小时都没有成功。我相信这是天使在保护我们的家。」

「我很想向Gary抱怨,他怎幺忍心把妻小留在这种地方。当晚我读圣经的时候,读到『即或有人聚集,却不由于我; 凡聚集攻击你的,必因你仆倒…凡为攻击你造成的器械必不利用。』我的心裏有一个声音说:『不要怕,带你来到这裏是有原因的。』」 Marilyn剖白道。

「最初,我和Gary说,等到教会有一千人的时候,就回加拿大,Gary同意了。等到真的到了一千人时,Gary说他改变主意,等到有五千人的时候就回去。等到五千人的时候,Gary又说等到有一万人的时候,就离开非洲。等到真的有一万人时,Gary和我说,『走,我们回加拿大。』可是那时候,我已经不想回去了。」话音刚落,Marilyn和Gary异口同声说:「乌干达就是我们的家。」Marilyn已经在非洲生活了卅四年,今天,她仍然有足够的理由恐惧,可是她说:「不是没有恐惧,而是选择信心。」

为非洲未来领袖铸梦─Watoto事工创办人Gary和Mari

将虐俘场所转为祝福之地
1983年,有一次Gary开车的时候遇到极恶劣的天气,此时却听见上帝对他说:「在这个地方,你要流血、流汗、流泪,你要对我忠心,我的信实也不会改变。」风暴过后,天空中出现了一道彩虹,Gary看到彩虹的另一端在乌干达首都坎帕拉(Kampala)的市中心。他相信上帝要他在最中心的地带建立教会,接触这个城市、这个国家。

他们刚开始的聚会在一个叫「皇家酒店」裏、名为「水晶宫」的地方,Gary打趣说:「事实上,那个地方一点也没有皇家的感觉,也不像水晶宫。」两年后,有人介绍给Gary一个废弃的电影院,能容纳1700人。「当时,屋顶漏水、大屏幕裂开、座位也残破不堪,但是我看到一个异象,就是年轻人在这裏敬拜。」

当时的乌干达正处于战乱时期,军队佔用这个地方残暴的对待俘虏,甚至将他们杀害。「我们为这个地方祷告了一年,可是战争的情况愈来愈恶劣;后来,驻乌干达的大使也劝我们离开这个国家。可是上帝告诉我:『不要离开,两週之后,这个地方就是你们的了。』

两週之后,我们就去问是否可以使用这个地方,后来政府权力更替,原本佔有电影院的军队离开,我们一直到今天仍然在用这个地方。」如今,Watoto教会每週都有六堂崇拜,有约两万多人前来聚会。

放下安舒 关心孤儿寡母
1980年代,教会人数已经不断增长,Gary在事工上似乎已经苦尽甘来,但上帝不是要一个伟大的Gary牧师,而是要他的事工「做在最小的身上」(参马太福音廿五章40节)。

当时,全非洲爱滋病感染率高达27%,乌干达有世界上最多的爱滋病孤儿。Gary回忆起Watoto事工的转折点:「有一次,我去探望一个七十九岁的婆婆,她的丈夫已经去世,七个孩子中有六个死于爱滋病,剩下的最后一个也患有爱滋病。她有廿六个孙子女和她住在一起。她说她老了、累了、锄不动地了,怎幺能照顾这些孩子呢?我就对她说:『不要担心,我们帮妳照顾。』那时候,我意识到,我不能只牧养一间大的教会,而忽略了社区的需要。」

圣经中有一节经文提醒了Gary:「那清洁没有玷污的虔诚,就是看顾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并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雅各书一章27节)

Gary听到上帝的声音说:「照顾我的孩子。」「上帝不是说,去照顾那些孩子,而是说照顾我的孩子。我知道上帝指的是那些因爱滋病而变成孤儿的孩子们。」但Gary和上帝争辩:「我对孤儿寡妇不感兴趣,我要讲道。可是我知道,上帝差遣我做的是上帝要做的工,而不是我要做的工。」

1994年,Watoto从牧养一间教会发展为关怀儿童的事工,上帝给Gary的异象愈来愈大。同时,上帝也对Marilyn说话。「我听到一个微弱的声音叫我sweetie(宝贝),世界上只有两个人会这幺叫我,一个是Gary,另一个就是上帝。祂对我说,不要只留在安舒区,不要忽略更大的需要。」于是Marilyn展开关怀妇女的事工。

如今,很多女性重获生命的尊严,她们服用了抗爱滋病病毒药物以延续生命,还自己经营一些小生意,有自己的住处,能够自给自足,有条件送孩子们去读书。「她们和我一样,也可以成为祖母。」Marilyn说起非洲妇女生命的更新,一脸欣慰。

培育下一代非洲领袖
Gary夫妇知道上帝託付的使命,就坚守到底。Gary坚定表示:「我其实从未想过放弃,从未想过回加拿大。上帝是为了Watoto事工创造了我,上帝把我差派到乌干达。」

非洲的儿童可能一出生就经历难以想像的苦难,有些被父母遗弃成为孤儿,更有一些生下来就感染了爱滋病。Marilyn分享了如何向这样一群无辜的孩子教导上帝的美善。她说:「世界从来都不公平,可是上帝永远是好的。」
Gary夫妇见证了许多孩子虽然在苦难中成长,却坚韧、勇敢。如今,Watoto有大约400名大学毕业生,还有大约400名在校大学生。曾经无助的孩子,有些如今已经是政府官员,推动社会改变。Gary说:「我生命的前卅年在预备,中间卅年是Watoto教会的故事。现在,第三个卅年是激励下一代领袖的故事。」

Marilyn也分享了一则趣事:「我十二岁的外甥Cameron来到非洲,遇到一个十二岁的孤儿,孤儿的父母都死于爱滋病。那个孤儿问他,你长大后要做什幺?Cameron说他不知道。那孤儿很惊讶:『都十二岁了,你怎幺能没有人生目标?我以后要做牧师,所以我每天早上祷告,每天去上学,学习我需要的知识。』Cameron听后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目标,之后他告诉我,他要做建筑师。」

Gary夫妇为下一代的非洲领袖提供与不同文化交流的机会,带领Watoto的孩子们走出非洲,随着合唱团到世界各地巡迴,经历与非洲截然不同的世界。「我们在出访前、中、后都会举办专门的讲座,帮助孩子们保持良好的心态。我们很重视跟孩子们讲历史,世界上的发达地区都有自己的发展过程,而这些孩子就是非洲未来发展的先驱。我们教孩子们要看到自己有的,而不是只看别人有的。我们告诉孩子,演出不是只为了筹款,而是为了祝福更多的人。」

随着事工不断扩大,Gary和Marilyn都坦诚地说:「最大的挑战就是需要太多,然而我们不能尝试去满足所有的需要,而是仍要定睛于上帝。」

Gary和Marilyn为日光之上的事敢于梦想、敢于行动,让信仰之光在未来非洲领袖的心裏扎根。夫妇俩抓住的,是日光之上神不变的应许。

(香港影音使团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