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后重新来过:巴斯夏《看得见与看不见的经济效应》

  身兼经济学者、新闻报人与政治家三重身份,巴斯夏(Frédéric Bastiat)可说是19世纪法国的智识巨人。他体现了自由主义与科学,对社会主义与乌托邦思想的搏斗,这远远走在他那个时代前端。1844年到1850年之间的约莫五年多,他对自由理念的捍卫,以及对政治经济学学科的奉献,让他在法国成为经济自由主义最有力的拥护者。斗志高昂、坚持己见近乎格格不入的他,毫不留情地抨击彼时的社会主义者,巴斯夏挖苦他们根本在「捏人形黏土」。

  巴斯夏没有把研究自限于一般的经济现象,例如生产与流通,财富的分配与消费等等。像是所有的一流思想家,巴斯夏认定,「政治经济学」的天地更为宽广。巴斯夏嚮往自由,嚮往一个立基在个体责任与自主的社会。带着少数忠诚的盟友,他投身为一个真正自由的体制的战役,而这无可避免牴触彼时的智识菁英及决策者。不可讳言,他有时耽溺在他深信不疑的信念与抱负无法自拔,在某些经济学家看来,这种热烈的情感反而为他的科学贡献蒙上阴影。

  这样的批评固然不无道理,但也无法忽略巴斯夏的作品,是建立在充足的科学论证。巴斯夏深信,政治经济学能够孕育出堪比自然科学的科学知识。巴斯夏肯定是个实证论者,但他有自己的做法,不同于社会学的始祖孔德及其徒子徒孙,巴斯夏并不相信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可以共享一套方法论原则。他认定,社会现象的解释主要在于个体的心理,这不是简单的抽象论理,对巴斯夏来说,个体首先是「有思想的」与「理性的」的存在,而社会科学必须把这当成它的根。

  不过,巴斯夏很少被认作「科学人」,他更多是被认作「理智之人」(man of good sense),一个论战者或者一个老练的宣传家。许多法国经济史学家对他的贡献评价甚高,但也不免抱怨他方法论上的漏洞百出,也有人怀疑他的分析是否有原创性。巴斯夏本人激烈的论断与执拗的偏见,让他必然要承担这些指控,而他也着实心知肚明。无疑,他浮夸的风格、神来一笔的幽默、洋溢的激情与好战,让他好一段时间都被逐出经济学界的万神殿,也就不意外经济思想史对于巴斯夏这个名字往往只是轻轻带过。

  到了20世纪,巴斯夏突然变成过气的人。在新的世纪,他彻底成了局外人,经济学的复兴显然扮演重要角色,巴斯夏的文风连聊备一格的地位都没有,他所关注的议题,所追的论辩,似乎都无关紧要。活跃于世纪之交的法国经济学家帕西(Frédéric Passy)说,「很少有人的作品得到这幺广泛的阅读,激发了那幺大的钦佩与讚赏」。可是,帕西完全没有隐藏他的失望,「时代变了,曾经的风行对当前的世代,特别是年轻一代来说,只剩下消逝的记忆」。一次战后,特别是在法国,几乎没有人再读巴斯夏,他完全退场,完全被遗忘。理念史为他宣判的炼狱极为苛刻,并且持续了近乎一个世纪。

一百年后重新来过:巴斯夏《看得见与看不见的经济效应》

  来到90年代,就在巴斯夏的两百年冥诞之际,巴斯夏走出了埋没的阴影,一如他当初被阴影垄罩般突然。世界各地都有人「重新发现」巴斯夏,许多其重要着作又开始重新出版,「巴斯夏强势回归了」,经济学家罗萨(Jean-Jacques Rosa)这幺说:

  埋没了近一个世纪,巴斯夏突然变成大西洋彼岸最常被引用的法国经济学家,特别是在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圈子与智库,他的着作不断被翻译与评介。

  为什幺一个直到20世纪上半叶都只被认作论战者或宣传者的人,突然被追捧成影响了奥地利经济学派,从而具有经济「科学」韵味,甚至是公共选择理论的先驱呢?巴斯夏的埋没与崛起固然都仍有待解释,但不能不注意到巴斯夏的第一代诠释者所开闢的战场,这些人大部分都与journal des economistes密切相关,论着也都由Guillaumin出版。在正值国家主义与集体主义当道的19世纪中,巴斯夏的论着鼓舞了自由贸易的拥护者,进行一场与社会主义者艰苦的意识形态斗争。旧的议题与论辩固然随着巴斯夏而过去,但法国的反自由派依然健在并且稳定成长,造就了巴斯夏思想在20世纪的重新崛起。巴斯夏抓到了问题所在,用现代术语来说,计画经济终将破产。

  但事情也没这幺简单。过去几十年来,许多经济学家已经不太侧重巴斯夏当初开的战场与论辩,而是关注其对经济学科学化的遗产。巴斯夏的思想与奥地利经济学的传统颇有声息相通之处。海耶克曾经说法国从来没有自由主义的传统,巴斯夏的论着是对海耶克最有力的反驳。

  于是,巴斯夏在这些许许多多的诠释中,重新粉墨登场,他是自由主义的捍卫者、论战者与宣传者,但绝对不是科学的门外汉,这些形象相互辉映,Charles Gide与Charles Rist这幺做结:

  他的机智有点粗鄙,他的挖苦过于直白,他的论理也许太过肤浅。但他的慎思,他的明智,他的清晰流畅,却让人留下不可抹灭的印象。

(本文摘译自Robert Leroux, Political Economy and Liberalism in France: The Contributions of Frédéric Bastiat, “Introduction”.)

书籍资讯

书名:《看得见与看不见的经济效应:为什幺政府常犯错、百姓常遭殃?人人都该知道的经济真相》 "What Is Seen and What Is Not Seen”, “The Law”, “The Candlemakers’ Petition”

作者: 弗雷德里克‧巴斯夏(Frederic Bastiat)

出版:经济新潮社

[TAAZE] [博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