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登原来有个“大马农业博览园”。如果不是交通部出此奇招推广,我恐怕还不知道雪兰莪有这样一个地方。


说来丢脸,本人的天才老爸没啥本事,除了会种花,就是擅长触犯交通条例,违例停车、超速、闯红灯,收到的交通罚单比喜帖多。可能是“大场面”见多了,人也从容起来,一直没有在第一时间缴清罚款。适逢政府大赦天下,才被妈妈逼着去缴。

新政府好像懂得紫微斗数、易经八卦,他们选择提供折扣的黄道吉日,正是我和妹妹难得回家的日子。

于是,在那个金子一样珍贵的星期六早上,咱姐妹俩起了个大早,在大马农业博览园,为家父排队。

其实,我们在前一晚已经来过,确认地点。一来,农业博览园同交通罚单,实在是八竿子打不着,不亲自来确认,总是不放心。二来,这博览园实在大,不事先找好确切地点,恐怕明晨误了先机。

重要的一天终于来临,清晨九时,大批来参加农业博览会的民众,加上来缴交通罚款的民众,一同涌入农业园,好不热闹。

因为事前做好功课,人山人海之中,我们顺利找到交警指定的C大堂,排队等候缴交罚款。而那位“始作俑者”,此时正在外边逛博览会赏花呢!

柜台还有一小时才开始工作,蛇形队伍排满了人,华巫印三大民族,一个都不少。可能是我自己心理作用,虽然素未谋面,但是彼此之间已经有种莫名的联系,一种“一起做坏事的小伙伴”那样的亲密感。

旁边的印度大叔、两个巫裔青年加上一个华裔小伙子,无私分享彼此中招的经历,大声讲大声笑。排在前面的马来小妹子,因为在博览园里工作,不幸被亲友要求代缴罚款。听说我手上拿着十二张罚单,小妹子眼睛瞪得老大。嘿嘿!人外有人呐小朋友。

时间还早,排在我俩之间的华裔大叔,主动提议小妹子先回去工作,时间差不多再回来,位子有他帮忙占着。

那一边,交警耐心有礼地维持秩序。这一边,一位印裔大婶一时没听清楚交警的指示,幸好旁边的巫裔女郎不介意为她重述一遍。呵呵……这才是我心目中理想的“一个马来西亚”。当然,要是大家都乖乖遵守交通规则,那就更棒了。

十点钟,柜台正式办理罚款事宜。原本准备要在这里耗上两小时,没想到交警体恤民众,给老人和孕妇另辟专属柜台。如此,老妈子正好派上用场,不到十分钟,手续便完成,还有余暇逛逛博览会,看看新鲜。

十二张罚单,折后总数一千三百八十令吉,充实国库,不必客气。

小雪——现职建筑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