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名字又长又拗口,还是无阻有心人士一提再提。尽管政府已表明不签署,还有人坚持劳师动众反对,甚至用作敲门砖,尝试打开与旧对手合并的大门。


反对消除种族歧视,不就是支持种族歧视吗?歧视,还毫不忌讳地敲锣打鼓,唯恐天下人不知,如此行径若非无耻,便是无知。

又一次见识到政客的手段,什幺都能够用来捞取政治资本。不是目光如豆,眼光短浅得只能看到下一次大选,就是自私自利,罔顾大局,一心只求自己的利益。

阿末扎希的巫统,就剩这幺一点能耐?一次挫败之后,不仅不自我省思、寻找新方向,尝试浴火重生,反而继续在泥淖里翻滚,甩不掉一身污泥,还频频向旧对手抛媚眼,希望对方来拉他一把。你以为别人不怕弄脏了自己?

人类是唯一懂得思考的动物,只是从不珍惜能够思考的能力,总是将自主权拱手让出。遇事最爱用黑白二分法简化一切,将自己送上门,让有心人操控、玩弄于股掌之中。

有人说:签署公约是违宪、是损害土着权益,是危害马来统治者地位。一旁的张三李四马上被煽动起来,大声嚷嚷,像刺猬一样披上一身尖刺,将其他尝试作分析的声音掩盖下去,把试图沟通的人逼退。

什幺时候,我们才可以理性对话?废不废死刑,官爷们神速拍板定案,不必讨论。签不签公约,官爷们神速宣布退让,也用不着讨论。往好处想,是我们当机立断,决定了方向便继续前行,不拖泥带水。

但实情是,民间一直没有机会对话、聆听彼此的声音,以致独立六十余年,我们还在玩这种此消彼长的民族零和游戏。

不腻吗?还是,舍不得放弃这幺方便的操作方式?

各族公民共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已是既定事实,无人可以凭空消失,亦无人有另一个祖国可回,继续像怨偶那样互相折磨,又有何益?

不如敞开胸怀沟通,了解彼此的忧虑,明白双方所需要的安全感,尽力磨合,让大家都有机会过上安乐日子。

人人都说夫妻在一起相处久了,自然而然会越来越像的。不过,像我们这样过着半分居生活的,只能继续当怨偶啊!

一减一只能是零,但一加一肯定大于二。

小雪——现职建筑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