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恆为AI成功之本】物联网产业发展的法制政策-要严管还是要

7 月 14 日,我应邀参加了资策会科技法律研究所办的「物联网产业展发展之法制政策量能建构」专家会议。会议一开始,主持人就提到,针对「管制议题」与「政策议题」两大面向来讨论。

物联网的法制两大方向:管制与促进

管制议题,其实是在产业发展的过程中降低风险。主持人提到範围涉及「频谱管理」、「个资管理」…等等,也提到有很多不合时宜的管制法规。

一、火警自动警报设备,必须以有线连线传输讯号。但是现在无线连线已经有不错的效果了,硬要以这类法律规範,就落伍了。

二、「车子在停车格内不准营业」的法规,原来是为了禁止卖东西的餐车营业。但这条法规现在反而阻碍了公共租赁机车的发展。

三、全世界现在最热门的自动驾驶汽车,在台湾却受法律限制根本无法上路收集道路实况资讯,更不用谈到产业的发展了。

政策议题,其实是在促进产业的发展。主持人提到「提供基础建设」,与「管理、促进或合作」两大方向,而且建议增加资源,以单一窗口处理。

法制面如何限制物联网的发展

整个会议大家很热烈的讨论,而从讨论中,针对台湾物联网发展的环境,我发现了目前政策、法制面其实卡在几个问题。

一、有些问题需要跨部会,结果就是没有部会要处理

首先,物联网涉及食、衣、住、行、育、乐、医疗、製造、零售与生活环境的各个产业,但是权责却散在各部会,跨部会的问题其实非常严重,必须有统一的权责处理的单位。之前就曾经发生过涉及好几个部会的问题,后来变成了没单位敢处理的皮球,被部会间踢来踢去,因此延误了处理的时机。

二、公务员都在忙着防弊,兴利可能反而丢工作

其次是就算是单一部会可以处理的问题,仍然不会被处理。为什幺呢?依照公务员服务法第十三条,执行的公务员防弊重于兴利,即使是对国家有益的兴利,公务员们就算想做也不敢做,怕被做了以后依法去职,连退休金都领不到,而执行者有此心态,相关的执行必然步调缓慢。

三、心态设定是威权监管

台湾执法体系对法律的解释是正面表列:「我没说你可以做的,你都不能做」,而法律又是基于过去的社会状况订的,没考虑到未来,造成创新者被层层限制。此外,政府并没有意识到所谓的法治国家,法律是用来「管理」政府机关不要滥权,而不是限制人民的发展,这种心态上的根本设定就已经是错的了。也就是为什幺当物联网产业兴起,就开始有人想要立法来管,但是却没有察觉到其实根本发展不起来,因为现在的法规早就把路都封死了。

传统法规待修,但是遥遥无期

举例来说,以后物联网装置要用 NB-IOT 做长距离低功率的沟通协定,但 NB-IOT 使用 4G/5G 的某段通信频段,按现在的法规规定装置使用这类无线通信都要使用者每次都用双证件申请。

但是物联网装置这幺多,如果依照现在的法规,使用 NB-IOT 装置的使用者一定会觉得每个装置都申请太麻烦而不愿购入,这其实是阻碍创新,由这个例子可以看出台湾传统法规的不合理。

台湾目前针对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法就是修法,但是立法院需要修改的法案这幺多,而每次修法也不可能完善,期待靠修法解决问题,很有可能来不及。而为了这些不合理之处,造成执行者执行时必须游走灰色地带,想办法避开这些法律框起的红灯区域,旷日费时,而且冒着被告的风险。

相对的,中国针对法规,使用负面表列管理,又透过试点精神奖励创新;而新加坡政府使用监理沙盒机制,让金融科技创新蓬勃发展,这都是台湾可以参考及学习的,差别在于政府的心态设定以及民众对政府监管强度的期望。

有什幺样的人民,就有什幺样的政府

如果人民还是期待政府把一切都管得好好的,其实政府也只能把一切都管得死死的,什幺都发展不了。如果人民还是期待政府可以下指导棋、执行计划经济,政府就很难让资源出现在更多元的方向,而只会猜一个标準答案然后堵上一切。

小英政府高喊亚洲.硅谷是国家重要的发展方向,以物联网为发展主轴,又说要花大量经费培养人工智慧产业人才,但现在看到在物联网与人工智慧上法律与政策的绑手绑脚,不禁令人叹息。若真的要在这些领域堵上一切,那也就罢了,可是现在连路障都没有先排除,这才是大问题。

我认为必须针对重点对症下药,才有机会:跨部门的统一处理单位、解除公务员在为国家兴利的限制、对法律由正面表列改成负面表列,或是至少赶快建立像监理沙盒这样的弹性实证的机制,让物联网创新者可以先有实验场域,免得处处被法律限制而动弹不得,这样台湾的物联网与人工智慧发展才有希望。不然,很可能只是空谈一场。